关于位置的偏见

新西兰的新闻大家可能都看过。我说点偏见。新西兰的这个杀手,你套一下民族英雄定义。看看什么感觉。

穆斯林的子宫战争,我记得是老外写过的一本书,就是欧美的生育率非常低,穆斯林生育率非常高,穆斯林靠着女人的子宫就把西方给占领了。在这个民族危机的时刻有一些人站出来了,开始反击穆斯林,然后就被打成了恐怖分子。

西方这样下去肯定是要灭亡的。

一个民族没有英雄是可悲的;有民族英雄而不懂尊重那是不可救药!还记得这句话吗?

当然了,我上面发表的这些东西是比较耸人听闻的。

我也只是说说这些思考的原理而已,实际上大部分人还是比较谴责他的暴行,杀人确实不好,可以用其他方法竞争的。

确实挺惨的,我们只是拿这个事情来思考而已。
![](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4/04/02/10/48/yoga-304635_960_720.png)
图源:[pixabay](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4/04/02/10/48/yoga-304635_960_720.png)

民族英雄和恐怖分子,区别真的是很小的。我没有不尊重我们的民族英雄,但实际上那些所谓的革命前辈在当时那个环境下都是恐怖分子罢了。

这些话公开说会被打死,只能点到为止了。公开的东西,哎,基本全是假的罢了。真的东西,只在你自己心里就行啊!

美国人眼里的本拉登,和阿富汗人们心里的本拉登完全是相反的。我相信新西兰人肯定有人觉得他是英雄,只是说我们接收到的消息都是新西兰的媒体给报出来的媒体都是左婊。

我们国家最喜欢骂日本的右翼团体。实际上日本的右翼团体是他们民族的脊梁。

但实际上日本的右派,在他们自己看来就是左派。这个道理老简单了,咱们两个面对说话的时候,我说右边,其实是你的左边。他是相反的。

奥巴马在美国,实际上是带路党。你想一下现在,特朗普要修墙,阻止外边人进来,然后奥巴马那帮人禁止修墙、

什么叫禁止修墙???不就是方便带路,方便别人来吗?所以说全球化=带路党。

奥巴马跟他的人种没有任何关系。他已经是政治家了,政治家已经完全摆脱了自己的出身。相当于华裔的那个赵小兰一样。他不可能对中国有好感。

韩国出去的那个现在联合国的安理会主席。嗯,他也根本不会偏向韩国。

三年前他们不是骂特朗普是什么新手,没有政治经验。你看人家一直在减税。然后我们国家从去年开始减税。这tmd不是打脸吗?大家干的都一样,你能说人家特朗普没有未雨绸缪嘛。

位置不一样,观点自然就不一样。

发布者

bobo

吻火,是梁遇春对徐志摩的描述: 人世的经验好比是一团火,许多人都是敬鬼神而远之,隔江观火,拿出冷酷的心境去估量一切,不敢投身到轰轰烈烈的火焰里去,因此过个暗淡的生活,简直没有一点的光辉,数十年的光阴就在计算怎么样才会不上当里面消逝去了,结果上了个大当。他却肯亲自吻着这团生龙活虎般的烈火,火光一照,化腐臭为神奇,遍地开满了春花,难怪他天天惊异着,难怪他的眼睛跟希腊雕像的眼睛相似,希腊人的生活就是像他这样吻着人生的火,歌唱出人生的神奇。 我新增的的理解: 生命之火终将熄灭。在归于黑暗之前,我们应该善待这火焰。 如若全身投入其中,反而会有身在此山中的局限。站在人生的边缘,接近它,欣赏它,亲吻它。人生不过如此而已。 爱和乐趣就静静地呆在那里,它们会在我们的生活过程中不经意的出现。 我试图在悲催的生命中寻找它们,感谢你的赏识,欢迎同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